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游戏新闻 > 游知有味:你们的二次元手游先皇,终于驾崩了

游知有味:你们的二次元手游先皇,终于驾崩了

来源:安置谈下载网 2020-08-14 13:45:13我要评论

文/三明

  「从2020年9月30号开始,SE的在8年里推出的4款“百万亚瑟王”终于全军覆没了。」

  常常逛各种论坛和贴吧的朋友,对于下面这张“一图看懂二次元手游圈”的玩家P图肯定不陌生,上面列举了大部分市面上比较热门的二次元手游并用一个“标签”将它们区分,这张图具体的制作时间已经很难考察了,但从比较早期的版本能把《阴阳师》划分到“二次元先帝”后来又将它划分到“先皇复辟”这一细节考据,应该是在2017年玩家社区之间盛传“阴阳师已凉”的言论之时做的。

  经过了许多玩家不知道多少版本的迭代和接力之后,这张图已经被打上了许多补丁,因为上面很多游戏都已经在短暂的生命周期迎来尽头之后停服,新玩家根本不认识这些游戏,而中国的二次元手游市场在这3年之间的快速增长,也让图中的很多梗不在适用于现在。

  其实也可以这么说,这张图已经从“让玩家简单看懂二次元手游圈”的原始职能渐渐变成了现在“看懂了这张图,你就能看懂中国二次元手游圈近年的发展”。

  但如果想要真正看透中国的二次元手游圈,肯定要追本溯源,来谈谈SE制作的“百万亚瑟王(以下简称MA)”系列。从2012年第一部作品《扩散性MA》问世,到现在的8年间,MA系列已经有了《扩散性MA》《乖离性MA》《叛逆性MA》《交响性MA》这四部作品。

  刚好,前几天百万亚瑟王系列的第二作《乖离性MA》在官网宣布了日服即将在2020年9月30日正式停服,但后续会有无法联机的离线版供应的公告,至此所有的“百万亚瑟王”都已经停服了(为什么第2作活得比后面2作都久等下会说到),而在今年4月的百万亚瑟王7周年庆上,系列制作人岩野弘明宣布离开Square Enix。

  你们的“二次元先帝”这次是真的要驾崩了。或许很多没接触过这个系列的玩家会好奇,每年开服和停服的游戏那么多,为什么就“百万亚瑟王”需要单独拿出来说一说?

  那就要从8年前的第一作《扩散性MA》的诞生和它取得的成就开始讲起了。

  2012年,智能机已经渐渐普及,原本专注于电视游戏行业的大厂SQUARE ENIX打出了一对“王炸”,有着宫野真守、神谷浩史、佐藤利奈等全豪华声优配音、画风和质量堪比制作精美的动画、还由“人肉打字机”镰池和马担当编剧的卡牌游戏《扩散性MA》在日本开服,2013年暑假,由盛大代理的《扩散性MA》正式被引进国内。

  首先来问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扩散性MA》算是一款好游戏吗?或者说它配得上“初代二次元皇帝之名”吗?

  用现在的眼光来看,玩家在游戏中能做的只是在固定COST内合理的塞进更多更强的卡,在对战时却无法进行任何操作,基本两手一放看双方卡牌“对对碰”的玩法真的很原始也没什么意思。

  但回想一下在那个时代,你手机上的手机游戏都是什么?《切绳子》?《切水果》?《愤怒的小鸟》?突然有这样一款有着豪华的声优阵容、异常精美的二次元风格卡牌、异说亚瑟王物语的手机游戏放在你的面前,对于大部分玩家来说,其实可选项并不多。

  《扩散性MA》也非常自然地成为了“现代二次元手游的祖师爷”,就算是现在,基本上一款风格偏向二次元的游戏在宣传时,都会带上“声优、卡面、剧情”这三大要素之一或者全部,也是受它影响的。

  它也带火了很多二次元手游的“黑话”,比如“氪金”“爆肝”“非/亚/欧洲人”都是从《扩散性MA》玩家群体之间流传开,并成为如今不止是二次元手游,很多游戏里都能到处见到的名词。

▲充满国风,画风精美的卡牌杨过小龙女也是《扩散性MA》的特色

  当然,对于当时还是一个高中生的我来说,《扩散性MA》最“让人痛恨”的还是将日本的氪金系统直接按当时的汇率原封不动地搬进了国服,那时候1发扭蛋近30的价格,和当时学校食堂5块一份的红烧大排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差点吓退我,也是《扩散性MA》让我养成了“能嫖就嫖,不能嫖就弃坑”的好习惯。

  现在很多国内的二次元手游也依然沿用了这一价格框架,主要还是在《扩散性MA》上线后,当时2周内收入就超过了3000万,其中盛大的宣发功劳非常大,才能让《扩散性MA》在同期几个二次元手游(比如《灵异阴阳录》)中脱颖而出成为二次元手游皇帝,同时也说明了当时国内手游简直就是一片广阔的蓝海,证明了《扩散性MA》在商业上取得的巨大成功。

▲当时地铁站里都能看到《扩散性MA》的广告

  很多和我年纪相仿的朋友应该都有这样一段“因为《扩散性MA》体力恢复太快所以要调好闹钟凌晨爬起来刷体力打活动”的时光。尽管高考原因让我很快也弃坑了《扩散性MA》,但那个暑假确实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直到7年后的现在依然记忆犹新。

  不管是当时的成就还是对于后世的影响,《扩散性MA》无愧于“初代二次元皇帝”之名。

  《扩散性MA》取得的巨大成功,让百万亚瑟王理所当然地成为了一个系列,系列续作《乖离性百万亚瑟王》也在2014年正式开服,国服在2015年暑假上线并由网易游戏代理,对比《扩散性MA》,《乖离性MA》在原本的卡牌玩法上进行了相当的改进。

  在保证了“声优、卡面、剧情”这三大基本要素没崩之外,每个玩家可以从“战士、富豪、歌姬、侠(水)盗”这4个职业里选择一个职业选择其一,每个职业都有自己不同的定位,卡牌对战也不再是“对对碰”,每张卡都有着不同的效果,在游戏里也有“抽卡”“打卡”的传统卡牌游戏规则,

  尽管还是以PVE作为玩法核心,但大部分活动都是需要和其他玩家联机的,不同职业各司其职,各种流派花样百出的对战极大提升了《乖离性MA》的可玩性。这也是它为什么能成为系列最长寿作品的重要原因。

  长寿并不代表永生,《乖离性MA》也会迎来生命周期的终结,这一切发生得不无征兆。早在2年前,网易游戏运营的国服就已经停服了,毕竟在快节奏的游戏市场里,《乖离性MA》这样一款大部分玩法强制绑定4人小队、主打社交的游戏,往往会有1人带走其他3人集体弃坑的情况发生。

  而它的日服流水在2018-2020年也经历了几次大跳水,从2018年年收入14亿日元,到2019年年收入2亿日元,再到2020年,马上停服了,7个月的氪金只有3000万日元,折合人民币约为200万。

  或许对于一款2次元手游7个月收入3000万日元(合200万人民币)在二次元手游届是什么水平,你还没有切实的概念,那我们可以做个简单的算术题,日服手游氪金一般来说1单(付费氪金单价最高价)的价格在1万日元左右,就是不算零散的氪金量,这7个月《乖离性MA》中也只有区区3000单的氪金。

  我们也可以做点简单的横向对比,在中国的国产二次元手游中,也有2个玩家之间戏称的“苟命王”,在bilibili上有一档手游行业内人士做的每个月二次元手游收入排行节目,每个月我们也能在这里看到同样在2014年开服的《血族》和《崩坏学园2》的氪金成绩,其中《血族》光7月收入就超过了200万人民币,《崩坏学园2》更是有550万人民币的收入。

▲引用自BILIBILI,国产二次元手游观察,“国产二次元手游海内外收入情况,2020年7月篇——暑期来临,各大产品随活动数据产生较大起伏”

  《乖离性MA》确实已经苟不下去了。

  或许你会说中国市场和日本市场在玩家人数上就有非常大的差距,拿3者对比是不是有失偏颇了,那你也可以看看《FGO》的日服7月收入有33亿日元(合2.15亿人民币),可千万别小看了日本阿宅的二次元推力啊!

  其实在《乖离性MA》大获成功之后,SE非常大胆地直接发表了两部续作,《叛逆性MA》和《交响性MA》,其中《叛逆性MA》是和当时《乖离性MA》的运营方网易游戏同时开发的,《交响性MA》则是本社开发。

  就算《叛逆性MA》有专门的同名半年动画来造势,两作都抛弃了原本的大部分卡牌玩法而变成MMORPG,实在不合前2作粉丝的胃口,两个游戏在2018年相继开服后,也在1年后的2019年相继停服

▲光看建模就差得不像是一个2018年出的游戏

  其实对于第2作《乖离性MA》来说,从2014年开始运营,6年之后在玩家的祝福里走向终结,这应该算是“喜丧”,但对于“百万亚瑟王”这个系列来说,因为口碑暴跌而无法继续出新作,制作人在周年庆上宣布退出离职的结尾,一代二次元皇帝就此收场颇有悲剧之感。

  但在这颗即将老死的枯树上,我们也看到了 (为免引战,自己代入喜欢的就好了)这样的新芽在茁壮地成长着,当这些新芽最终也成为枯树,想必也会为再后来者提供养分,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不是吗?

大家还在看:

乖离性百万亚瑟王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