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们,笑一个txt全文下载 夫君们,笑一个逍遥红尘全集完本百度网盘下载

发布者:anzhitan.com  来源: 安智谈小说 更新: 2017-06-02 08:34:00
夫君们,笑一个

夫君们,笑一个小说

小说类型:古言 小说状态:已完结 小说作者:逍遥红尘 更新时间:2017-06-02 08:34:00

夫君们,笑一个是一部古言 类的网络连载小说,作者逍遥红尘本身文字功底非常深厚有底蕴,那么逍遥红尘写的夫君们,笑一个免费阅读地址在哪?夫君们,笑一个txt下载地址在哪?其实夫君们,笑一个百度网盘下载地址和全文阅读等等资源都尽在安智谈网。想看夫君们,笑一个的小伙伴们赶快来吧!

下载小说APP阅读更方便随时随地打开就看,下载app后搜索小说名即可在线免费阅读。(支持txt下载)

点击进行:夫君们,笑一个小说免费阅读

  安卓手机阅读:夫君们,笑一个小说安卓下载地址》》》

  苹果手机阅读:夫君们,笑一个免费阅读

【关注微信公众号,免费无弹窗广告,看小说更方便:anzhitan

或者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我们!

夫君们,笑一个小说简介

夫君们,笑一个逍遥红尘小说封面图

  小说名字:夫君们,笑一个

  小说作者:逍遥红尘

  小说类型:古言

  小说状态:已完结

  小说最后更新:2017-06-02 08:34:00

夫君们,笑一个小说介绍

封城九宫主岚颜,从小心中就有一个梦想,一定要和自己最爱的哥哥封千寒在一起,可是……他是封千寒的弟弟。他还有一个梦想,把封千寒身边的凤逍赶走,可是……凤逍是他的师傅。一个是名震天下的少年城主,一个是只会吃喝的废柴笑话,还有一个狐狸般插在中间的碍眼家伙,岚颜真的能追到他的哥哥吗?更重要的是……他真的是他弟弟吗?

夫君们,笑一个小说目录

第1章 楔子(一)

第2章 楔子(二)

第3章 少主岚颜(一)

第4章 少主岚颜(二)

第5章 少城主封千寒

第6章 赠礼

第7章 凤逍的来历(一)

第8章 凤逍的来历(二)

第9章 依泠月

第10章 结怨受辱

第11章 八尾巴狗

第12章 好战友一起做坏事

第13章 栽赃陷害(一)

第14章 栽赃陷害(二)

第15章 千寒之怒

第16章 被打屁股了

第17章 妖族的传说

第18章 征服驾驭

第19章 妖后遗物

第20章 九宫主翻身(一)

夫君们,笑一个小说节选

黑夜降临,灯火阑珊,一点点的光晕在黑夜中分外的显眼。

今夜无月光,巷道黑漆漆伸手不见五指,偶尔一阵寒风吹过,更觉清冷。

就在角落中,蜷缩着两个鬼鬼祟祟的身影,探头探脑。

“我看,你懂个屁。”岚颜按回从脑袋边伸出的白色狗头,小声地警告着,“要是我的计划被发现了,我就扒你的皮做褥子。”

狗儿斜睨着他,那眼神中分明是不屑和嘲笑,口中一声轻嗤,极似人声。

当他说要跑来“苍灵楼”报那一泼之仇的时候,这个家伙无声无息地跟在自己身边,一直尾随到了“苍灵楼”外的巷子里,那双黑曜石的眸子在黑夜中闪闪发亮,写满好奇和看戏的光芒。

他按着狗儿的脑袋,手指捏着尖尖的狗耳朵,凑上唇,“你看到那颗‘乐阳树’树杈上的东西么?”

尖耳朵抖了抖,狗儿咧了咧嘴,一人一狗打着无声的哑谜,互望着坏笑。

在下午的时分,岚颜就发现了,泠月泼他水的窗台边,一株“乐阳树”茁壮成长,枝桠已经贴上了窗台,就在枝桠正中,悬吊了一个巨大的“魅蜂窝”。

“魅蜂”性情凶猛,体型如小指大,喜好浓烈的花香,如若遭受攻击,倾巢出动反击,蜂毒更是剧烈,若被蛰上一口,葡萄大的紫黑色疮包最少也要月余才好。

在封城中,“魅蜂”是特别的存在,蜂窝也与其他蜂儿无异,唯一不同的是“魅蜂”身上的条纹比其他蜂儿要深的多,黑的发亮,若不仔细看定看不出。

所以泠月从未察觉过,至于岚颜怎么知道……

数年前,某人上树掏鸟蛋,不甚捅了蜂窝,本以为是性格温和的蜂儿,岚颜根本没放在心上,结果转眼间铺天盖地的“魅蜂”出现,差点把他扎成筛子,那身上一串串的紫葡萄让他坐不下躺不了,眼睛肿的几日看不了东西,出门就被众人躲着笑,还是千寒的药才让他舒缓了。

那次的教训让他深深记住了“魅蜂”这种东西,更是狠狠下了功夫去了解它们的习性,如今在“苍灵楼”边看到“魅蜂”窝,怎能不暗自欣喜?

依泠月发边簪花,手中也喜欢拿着铃兰,这本身就拥有“魅蜂”最喜欢的味道,剩下的,就看他如何引起“魅蜂”的攻击了。

夜晚的窗纸上,映出一张娉婷绝丽的容颜,手指推开窗棂,她的脸在灯光烛火中明灭,皓腕盈盈托腮,遥望远方的“幽晚湖”。

楼下,有人围观驻足,因为四城第一美女的身份。

而她,享受着这样众星捧月的姿态。

他们的巷子,在“苍灵楼”的另外一侧,大树的遮掩让人瞧不清楚他们,他们却能看清对面。

岚颜拾起地上一枚石子,瞄准“魅蜂”窝,准备丢出去。

袖子被拽了拽,撇脸看去,狗儿正叼着他的袖子,摆了摆脑袋,一爪子拍过来,石子落了地。

“干嘛?”岚颜莫名其妙。

狗儿眨了眨眼睛,一缕坏坏的精光闪过漆黑的眼底,它悉悉索索地从岚颜身边离开,不大会功夫它又蹭回了岚颜的身边,俯首将口中一朵花放入岚颜的手中。

浓香扑鼻,香的让岚颜几乎闭过气去。

“你真坏。”他看着脚边安静趴伏着的狗儿,嘴边笑意更大,“‘夜浓’都被你找来了,这下只怕要闹的哭爹喊娘了。”

“夜浓”是一种只在夜间绽放的花,花香浓郁,数里可闻,而“夜浓”偏偏又是“魅蜂”最爱的花朵,“夜浓”会让“魅蜂”更加狂野,攻击性也更强。这狗儿,比他狠毒多了。

狗儿冲他挤了挤眼睛,叼起“夜浓”,无声无息地窜上屋顶,轻灵的不带半丝风声。

岚颜叹息,这世道,连狗的修炼都比他强了。

那狗儿不再张扬着尾巴,而是收敛在身后,身体笔直如箭,一道影子掠过黑夜,轻飘飘地落在屋檐边。

这背影,让岚颜清楚地看清他身体的流线,更清楚地看到,那一条条尾巴的间隙中,有一个位置空隙特别的大,也特别的平整,似是利刃切过的痕迹。

断了一尾吗?

岚颜的心头猛震,仿佛被巨锤擂过,无声地沉闷,但却狠。一瞬间,他呼吸不能,眼底的视线,无限放大着那整齐切过的尾部。

伤痕很小,可见很早就被断了那尾。可是……

他书懒得读,故事却听的不少,沙良的肚子里,各种玄幻诡异的故事多的很,有时候提及灵物化形,说的最多的便是灵根。

这灵根,就像封城中人修习的真气灵脉一样,只有倚仗它才能修习到巅峰,岚颜甚至可以清楚地感觉出,这九尾,就是狗儿的灵根。

断灵根,意味着这狗儿永远不可能达到仙法修炼的巅峰,化为人身都极为艰难,而断灵根的痛,不亚于灵魂抽离身体,刮骨抽筋般。

什么人如此狠毒?

一种无法形容的酸楚从心底弥漫开,从胸口一路蔓延到脸颊,胀着眼角突突地跳着。

没有理由,没有原因,似乎有股情感埋藏在身体深处,因为这九尾灵根,而涌了出来,是同情这狗儿还是有更深层的思绪,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狗儿从屋檐上伸出半个脑袋,口松开,那朵“夜浓”轻轻落在泠月身边的窗台上,如此的夜晚,谁有会注意一朵被风垂落的花呢?

香气弥漫,“魅蜂”嗡嗡的声音在渐渐汇聚,不少已经从蜂巢中飞了出来。狗儿悄然落下身体,趴伏在地,一双眼睛勾着看好戏的神情。

挑了块大石头,岚颜狠狠地甩了出去。

石头敲上蜂巢,巨大的力量瞬间将蜂巢带离了树枝,朝前飞去,犹如一个天边飞来的黑球,正正落在泠月敞开窗户的屋内。

蜂巢裂,无数“魅蜂”群涌而出,空气里尽是振动的声音,一人一狗猫下腰,抬起期待的眼睛盯着那扇窗户,若仔细看,会发现他们连眼中的神采都是一样的。

“啊!!!”女人尖利的叫声撕破夜空的寂静,身影在烛光下疯狂地扭动着,双手扑腾,想要驱赶“魅蜂”。

什么形象、仪态,什么端庄、温婉,一切一切都抛到了脑后,烛光明亮的房间里,只有一个发丝散乱的疯妇,在撕心裂肺地叫着、挑着。

门口的护卫匆忙上楼驱赶着,剑光在房内飞快的挥动,地上落下一片“魅蜂”的尸体,却涌上更多,几名护卫身上刹那间多了几个硕大的紫葡萄。

与他们相比,最惨的是泠月,因为被“魅蜂”追逐最多的人是她,动作最大的也是她,满屋子乱窜的还是她。

“小姐,您别动。”惊雷紧张地保护着她,但是“魅蜂”越来越多,多到他们根本无法控制。

他以为是泠月的冲动才招惹了“魅蜂”的追逐,完全没想到,依泠月自诩出尘无垢,以花为食才是真正的原因,她身上的气息让“魅蜂”疯魔,更别提“夜浓”的催化。

楼下围满了人,个个瞠目结舌,呆滞。

半晌,有人喃喃开口,“那个是泠月姑娘吗?”

“应该是。”身边人幻灭的表情如丧考妣,“好可怕。”

“这叫声,太刺耳了,我想塞住她的嘴。”

当然,也不乏好心的人,有人张开手臂,“泠月姑娘,快跳下来,我接着你。”

“泠月姑娘,有没有马粪啊,烧起马粪,可以把‘魅蜂’熏走。”

草丛中,岚颜揉着肚皮,快乐地直打滚,白狗儿伏在地上,静静地欣赏着“苍灵楼”中的鸡飞狗跳,似乎仍有些意犹未尽。

他懒懒地支起头,爪子挠了挠岚颜的胳膊,将脸指向了“苍灵楼”的后院。

那里是马厩,前院的一通咋呼,早惊了马,长嘶不已。

就这么一个小小的动作,岚颜轻易地懂了狗儿的意思,一人一狗趁乱摸入了马厩。

“快,快,快!”岚颜迅捷地扑入马腹下——抢屎,热情地捧在手心里,大有下一刻就舔上去的激动。

马儿本就骚动,被他这么一闹四蹄乱跺,嘶鸣着。岚颜小小的身体拱着,不时回头招呼着,“快来啊。”

狗儿巨大的身体站在一旁,鄙视地看他一眼,无声地别开眼,岚颜依稀看到了对方皱眉嫌弃的动作。

今天一个晚上,他被嫌弃了多少次都数不清了,不是说狗吃屎的么,它居然嫌弃马粪脏!

看他发呆,狗儿喉咙间发出呼噜噜的声音,一条尾巴拍上岚颜的后脑,好悬将他拍进面前的马粪堆里去。

岚颜扯下一片衣角,将马粪包了一兜,朝着前院跑去,狗儿不紧不慢地跟在他身后,保持着距离。

前院围观的人越来越多,里三层外三层,不时有人出着各种主意,夹杂成一团,堪比闹市。

岚颜小小的个字往人群里一钻,把兜着的马粪甩在地上,“快,马粪,赶‘魅蜂’的。”

话音才落,他立即抓了一团砸向房间里,大喊着,“泠月姑娘,快接着,烧马粪。”

有一个就有第二个,然后就是所有人抓起马粪,一团一团砸向二楼的窗口,砸准了的丢进房间里,泠月凄厉的叫声更响,砸不准的丢的窗框边窗台下炸开,马粪四溅,斑斑驳驳满墙都是。

异样的气味在“苍灵楼”间飘荡,人们奋力地丢着,泠月似乎叫累了,声音沙哑,只是依然惊慌地躲闪着。

头发乱蓬蓬的,发钗也不知道甩到了哪里,衣裙也不知道是自己踩的还是挂的,一道道破裂的口子,脂粉被眼泪冲开,红白交错地糊在脸上,脖子上,手腕手臂上,十数个紫不溜丢的葡萄,一个接一个的挂着,趴在窗边大口大口地喘气。

岚颜撅了撅嘴,掂掂手中的马粪,朝着窗口砸去。

“啊!”女人尖利的叫声喊到一半便戛然而止,制止那恼人鸹噪声的,正是一坨烂糊糊软绵绵的东西。

泠月摸摸脸,诡异的味道直钻鼻孔,熏的无法呼吸。

在“魅蜂”和马粪的双重折磨下,她双眼一翻,彻底昏了过去。

岚颜拍拍手,悄然隐退在人群之后。

月亮拨开乌云,照出满楼的狼藉,窗框被扫落楼下,墙壁上满是马粪,地上黑乎乎的马粪堆里,还燃着袅袅的烟雾,中人欲呕,销魂无比。“魅蜂”的尸体在地上堆积厚厚地一层,空中不断传出嗡嗡的声音,让人精神紧张。

人群骚动仍未停歇,岚颜的目光在树丛中寻找着那只白色的大狗,可惜无论他如何找寻,那只狗儿已然不见了踪迹。

心头有些失落,好歹也是一起干了坏事的战友,居然就这么不声不响抛下他走了,岚颜本打算带回“岚颜宫”与自己作伴,总好过它在外被人欺负,可惜了。

伙伴走了,即便是找回了场子,他也没觉得开心多少,默默溜回了“岚颜宫”。

夫君们,笑一个小说TXT免费下载

你懂的小说

最新小说

3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