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尸迷情全本小说免费阅读 迷尸迷情小说txt全文无弹窗在线阅读

发布者:anzhitan.com  来源: 安智谈小说 更新: 2017-10-09 16:33:00
迷尸迷情

迷尸迷情小说

小说类型:灵异 小说状态:已完结 小说作者:虞美人888 更新时间:2017-10-09 16:33:00

本站为您提供虞美人888所著的网络迷尸迷情TXT下载,在安智谈您可以免费阅读迷尸迷情虞美人888全文,同时本站还有迷尸迷情虞美人888小说txt全本下载。你也可以免费阅读到迷尸迷情最新章节,想无广告阅读迷尸迷情虞美人888小说那就赶快来吧!

下载小说APP阅读更方便随时随地打开就看,下载app后搜索小说名即可在线免费阅读。(支持txt下载)

点击进行:迷尸迷情小说免费阅读

  安卓手机阅读:迷尸迷情小说安卓下载地址》》》

  苹果手机阅读:迷尸迷情免费阅读

迷尸迷情小说简介

迷尸迷情虞美人888小说封面图

  小说名字:迷尸迷情

  小说作者:虞美人888

  小说类型:灵异

  小说状态:已完结

  小说最后更新:2017-10-09 16:33:00

迷尸迷情小说介绍

她的男友险些命丧桥下,她只有把婚期延迟,这段日子让她心神难安,不堪其扰,她终于报了案,她并不觉得有什么鬼神之说,但事实证明,这种种发生的离奇变故都是非正常生活中所能解释清楚的。她的好朋友许安骑着摩托突然在大桥之上精神恍惚,错把刹车当成了油门,一脚下去撞…

迷尸迷情小说目录

第一章楼兰美女干尸免费

第二章遭遇袭击免费

第三章死亡身影免费

第四章茫然无助免费

第五章灰色记忆免费

第六章孤身前往免费

第七章临危受命免费

第八章潜在危机免费

第九章谋杀现场免费

第十章乘风破浪免费

第十一章横遭不幸免费

第十二章突遭变故免费

第十三章白费心机免费

第十四章蛊惑人心免费

第十五章面具再现免费

第十六章一命呜呼免费

第十七章置之死地免费

第十八章劫后余生免费

第十九章正义使然免费

第二十章非常隐情免费

迷尸迷情小说节选

叶萧持枪搜寻着,发现一间房里有动静,靠近,一脚踢开门,举枪直指:不许动! 张继凯缩在墙角,瑟瑟发抖。 方新已经把白碧云扶到沙发上,又用冷水喷脸,白碧云才醒来。 叶萧、林子素、许多、张继凯等人都跑了过来,围在边上。许安多焦急地端水递毛巾,关 切地:白碧云,你没事吧? 方新望了望叶萧:没事,可能是受了点惊吓。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文好古出现了。 叶萧与方新交换了一个眼色:文所长,我们能换个地方谈吗? 文好古关切地望着白碧云:白碧云怎么了,她没事吧? 叶萧:放心吧,有我们同事照顾。方新,你一会把白碧云小姐送回家去,我跟所里的同 志了解一下情况。 方新点头:明白。 文好古阴沉着脸坐在一旁看叶萧向其他人了解情况。 许安多还是那副无所谓的样子:我到我自己的工作单位来,需要理由吗? 叶萧:晚上12点? 许安多:是啊,晚上12点怎么了?又不是我一个人。文所长,还有林主任不也是这么 晚跑到研究所来吗? 你——林子素忍不住了:你看看你什么样子?白天不好好上班,几乎天天迟到,晚上倒精力充沛得很啊? 许安多根本就不吃林子素:文所长,我是把宿舍钥匙忘在办公室了,就这点事,我可以走了吗? 文好古看了一眼叶萧,叶萧点点头。 许安多扬长而去,嘴里有意嘀咕着:有些人啊,越是冠冕堂皇、正人君子样,越是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文好古望着许安多的背影,皱起眉头。 林子素立刻凑过来:文所长,叶警官,我把我今天看到的情况跟你们汇报一下。我今晚正在整理这次研讨会的资料,突然想起要跟法国的一个基金会联系,就带着资料到办公室来发传真,可就在我打电话的时候 林子素正在打电话,突然,从面前橱门的玻璃上发现门外有个黑衣人在窥视。 谁?林子素放下电话连忙追了出去。 走廊里空空荡荡。 林子素四下搜寻,远远地看见张继凯拿着手电筒走下楼去,松了一口气,回到办公室,刚坐 下,就听见一声惨叫,连忙奔向江海鹤的办公室。 林子素叙述完经过,诚恳地:怪我麻痹大意,我以为那个闪过的黑衣人是张继凯,现在想 来,一定是许安多。这小子,最近就不正常,不知道想干什么。哦,叶警官不知道吧,许安多一直在追白碧云,可我们文所长看他也不顺眼,就把江海鹤介绍给白碧云,江海鹤是多好的同志啊。 文好古有点不耐烦地摆摆手:好了,忙你的去吧,明天出个通知,叫所里的人晚上不要到所里来加班。 好的,我就去办。林子素退了出去。 文好古望着叶萧。 叶萧起身:去看看张继凯吧。 叶萧与文好古去张继凯家,叶萧突然停住了脚步:文所长,从这去林主任的办公室就这 一条路吗? 文好古有点糊涂:哦,那边也可以过去,都不远,哎,不是去张继凯那吗?怎么要去林主任的办公室? 叶萧:哦,随便问问,你们这里的通道弯弯绕绕的,容易迷糊。 文好古:老房子了。不熟悉的人是容易昏头转向,其实,我们这些天天在里边转悠的人,去哪个办公室都很近。 张继凯望着严肃的文好古和叶萧,紧张地又结巴起来:文——文所长,叶——叶警官。 叶萧:别急,慢慢讲,你到底发现了什么? 张继凯:是,这事我现在想起来还有些后怕。今晚,还是上次江海鹤出事的那个点。我是 怎么都觉得不对劲,想起上次看到的那些怪现象,怎么都难以解释,所以我放下叶警官的电话后,还是决定去看看。 文好古有点奇怪地看了叶萧一眼。 叶萧装着没看见:那你看到什么了? 张继凯又紧张起来:见鬼,真是见了鬼了。 张继凯主观镜头 沿着黑乎乎的走廊前行,突然停住了,前方办公室的门开着,微微晃着。 镜头避开,向库房方向移动,突然,一个黑衣人从库房窜出。镜头紧跟不放,转过走廊的 一个拐弯,黑衣人不见了,镜头左右四下搜寻,突然,一张金色面具出现在镜头前。 镜头转向就跑,不停的回头,发现金色面具居然紧追不放,镜头不顾一切的扎进一间房屋,关上门,一片黑暗。 张继凯!文好古一拍桌子,大声呵斥:你胡说八道够了没有?好好的考古研究所,哪来的鬼?叶萧冷眼望着盛怒的文好古。 白碧云斜躺在床上,绷着脸。 方新站在卧室门口:知道吗,我方警官是全局最出色的预审员,多少难开口的都逃不 过我心理学、刑侦学、审讯学、还有辩论学的组合攻势,你要是再不开口,我就。 白碧云云云毫无反应。 方新一下变了语气:哎,白小姐,请你看在我们叶警官的面子上,配合一下工作好不好? 白碧云云云冷冷地:你以为你们叶警官的面子很大是吧。 叶萧进来了,方新幸灾乐祸地趁机开溜:叶警官,来的正好。白小姐说,她有许多情况要跟叶警官单独汇报,我先走一步。 叶萧没理方新,径直走到白碧云床前,关切地:你没事吧? 白碧云云云翻了个身,根本不理他,叶萧不知怎么回事,回头看方新,却早溜了,皱了皱眉头,认真地发问:请告诉我,你今晚为什么去考古研究所,在里面做了些什么,又看见些什么? 白碧云云云一下子坐了起来:为什么跟踪我?你们是不是怀疑我,调查我?考古研究所我为什么就不能去?你们不告诉我江海鹤的真实死因,还不允许我自己去找答案吗? 叶萧:不要激动,我们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你这样冒冒失失的,是会有危险的。 钟敲12点,电话铃声突然响起,两人同时一楞。 电话铃固执的响着,叶萧示意白碧云接电话。 白碧云云云拿起电话,电话里传来胡周的声音:白碧云吗?哎呀,你跑哪去了?一晚上我给你打了好几次。 白碧云云云:胡导有什么事吗? 胡周:也没什么事,就想问问你什么时候能回团来排练,按理说,应该让你再休息几天,可是。 白碧云云云:我明白了,明天我就到团里来排练。 胡周:那好,哦,你身体情况怎么样?晚上早点休息,不要一个人出去。 白碧云云云:谢谢,不用为我担心。说着,看了叶萧一眼,话带讽刺地:我现在有警官随时保护,不会有问题的,再见。 叶萧走到窗边,往下看了一眼,反讽到:保护你的是另外一个骑士。 暗影处,停着一辆摩托车,车手的烟头一明一暗,是许安多。胡周放下电话,对正在收拾着摊得乱七八糟的工作台的蓝月说:好了,白碧云明天就可以来排练了。 蓝月仍然手不停地收拾:今晚就到这吧,胡导也早点休息,明天还要排戏呢。 胡周依然亢奋着,走到窗前打开窗:知道吗蓝月,为了这出戏我等了多少年?我,戏剧学院的高材生,毕业那么多年居然没一部戏可排,这双一个晚上就能在键盘上敲出一部《等待戈多》的手指,只能天天给那些杂志敲稿子,就这样,他们一开始还没人要,说我写的尽是什么博尔赫斯、卡尔维诺那一套,为了生存,我只能降低,写些哭哭啼啼的爱情故事,可他们还说我不够现实,逼得我只能去瞎编些什么情感纪实,其实什么纪实啊,都是些比琼瑶还胡编乱造的东西。 蓝月淡淡地笑着:人家投资方可是冲着你这个比琼瑶还小资的名声来的啊。 胡周也笑了:我知道,蓝月,多亏你这次拉来的赞助商,不然我的戏剧梦想不知哪天才能实现。你放心,这次我是既要艺术,也会向投资方负责。你看啊,下一幕戏我是这样构想的:公主被抓回去以后,我就安排王子上场,碰到楼兰美女的鬼魂,对,鬼魂,在舞台下面做一个机关,放一阵烟,营造一个恐怖的氛围。 胡周的想象,一条荒凉的山谷,摆放着几个动物和人的头骨模型,一阵烟雾升起,王子匆匆地前行,突然,碰到无形的阻拦,几次前行都被烟雾挡回,王子拔出剑:你是何方神灵,为何要阻挡我于阗王子去会我心上人的脚步? 舞台上方出现一个黑衣人:于阗王子,你的心上人已经不在人间了,现在是楼兰的女巫在警告你,不要继续前行了,前方是你看不清的迷雾、分不清的阴谋和擦不净的污血,停下你的脚步吧王子!你是在奔向死亡! 胡周还沉浸在自己的描绘里:怎么样?总之,要弄得神神鬼鬼的,这样才能吸引观众 的注意力,保证我们这个戏的上座率。 蓝月依然淡淡笑着:我们怎么觉得这段有点象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也是王子,也是亡魂显灵警告,只不过国王的鬼魂变成了楼兰美女的鬼魂。 胡周受到打击,情绪一下低落下来:你说得对,我感觉最近这段时间总有些不对劲,以前一到晚上就文思泉涌,可现在没有灵感了,竟然堕落到去抄莎士比亚,莎士比亚算什么?我以前最看不起他了。可现在,我怎么办? 蓝月走到胡周跟前:别这样,胡周,你是有才华的,只是现在压力太大了,好好休息,别着急,灵感会有的,这个剧会成功的。哟,不早了,我该走了。 胡周感激的望着善解人意的蓝月,内心好感油然而生:现在回去?太晚了吧? 蓝月笑笑,直截了当地:你是想留我下来过夜? 胡周被说中心思,尴尬地低下头来。 蓝月轻柔地:对不起,胡导,我不是演员,逢场作戏的事是不会做的。早点睡吧,明天见,别忘了排练时间是9点。 叶萧与方新两人泡在池子里。 方新懒洋洋地:说吧,半夜三更的,请我泡桑拿总有什么目的吧。 叶萧:先放松放松,等会去包间里聊聊考古站那几个人的事。 方新:喂,这哪是什么放松,分明是变相加班嘛。 文好古与张继凯来到库房外,文好古打开门,看了一眼紧张的张继凯:好了,你在这等一下。 张继凯点头。 文好古一人走进密室,按动电钮,女尸戴着金色面具缓缓移出。 张继凯的声音远远传来:文所长,怎么样? 文好古又按了一下电钮,女尸又退了回去。 叶萧扔包烟给方新。 方新美滋滋地点上,嘴上却说着:别来这一套啊,贿络也没用,我可困了。 叶萧笑笑,自顾自地说起来:你说,今晚这些人不约而同地出现在考古站是偶然的 吗? 方新:你不是都审过了吗?他们可都有正当理由啊。 叶萧:好啊。让我们来看看他们的正当理由。 许安多大大咧咧地:我是把宿舍钥匙忘在办公室了。从另一角度看见,许 安多的手里正转着一把钥匙。 许安多把摩托车停在门边,正悠闲地转着手里的钥匙,突然,白碧云一声惨叫,许安多立即冲向铁门,用钥匙打开门,冲了进去。 方新坐起来,来了精神:对呀,这小子在撒谎。可他为什么先等在门口,没有进去呢? 叶萧:照目前的情形看,他来的时候,白碧云已经进去了,那么,就是在跟踪林子素。 方新:越来越有意思了,玩起业余侦探来了。那林子素是怎么说的,有漏洞吗?林子素手里拿着一叠资料:我突然想起要跟法国的一个基金会联系,就带着 资料到办公室来发传真。 叶萧:可你看到他进考古站时带资料了吗? 方新回忆。 林子素空手来到大门前,掏出钥匙开门,又小心地锁上门。 方新:从他进门的感觉看,他既不知道白碧云进去在前,也不知道许安多跟踪在后。可 我还是不明白,他到考古站里来干什么?就为了闹鬼? 张继凯打着手电筒,在走廊里搜寻,发现办公室门开着,露出恐惧的神色,正下决心要上前看个究竟时,突然听见远处有门响,立即向着门响的地方过去。 转过走廊弯道,就是库房门口,突然,张继凯睁大了恐惧的眼睛,手电筒筒落地。 一个近距离夸张变形的金色面具突然出现,张继凯拔腿就跑。 叶萧指着画册上的金色面具:看见了吗?鬼就在这里。 方新鼓掌:精彩,简直就是大侦探波罗复活啊。可我觉得有义务提醒一下,推理再精彩,也没有立案根据,局里给的期限是三天,现在还有大约54小时。天哪,快4点了,我不睡不行了。 叶萧:时间确实很紧,就在这躺会吧,天一亮我们就分头行动,我再去一趟考古站,最好能进库房里看看。你帮我查一下画册里的这些文物的背景,另外,注意一下白碧云,我总觉得她在考古站里发现了什么,没有告诉我们。哎,方新,跟你说话呢听见没有? 方新已发出鼾声。 胡周昨晚明显没睡好,瞪着红红的眼睛在指挥排练。 舞台上,正演着胡周昨晚叙述的那幕。 萧瑟扮演的楼兰美女的鬼魂正在黑暗里发出警告:停下你的脚步吧王子!你是在奔向死亡! 一束追光打亮前方,白碧云扮演的公主出现在光区:我心爱的王子,你为什么还不来?快来救救你的公主吧。 两人的表演都有点有气无力。胡周皱着眉头喊了声:停!,走上台去,先往白碧云那走,想了想,又转身走到萧瑟身边,责备到:萧瑟,你的表演应该体现出鬼魂的诱惑、神秘、恐怖,不要那么漫不经心的好不好。 萧瑟不满地:导演,我这是在舞台的深处,又没有光,充其量不过是个鬼影,怎么表演你要的那么多的层次呀? 方新醒来,发现叶萧已经走了,茶几上放着早点,笑了,拿起来就吃,嘴里还嘀咕着:不是说过了吗,贿络也没用。 林子素从里边出来。 主观镜头直进柜台,小姐起身笑脸相迎:先生也要办境外旅游吗?正好有个团还没满,刚才有位先生。 这位先生毫不理睬,伸手拿了一张说明资料就匆匆出门,这时才看清,是戴着墨镜的许安多。 文好古陪着叶萧走在楼道上。 叶萧:林主任很忙啊,只好麻烦文所长亲自陪同,实在是不好意思。 文好古不动声色地:哪里哪里,叶警官也是为我们考古站好,正巧今天我在家,不然林主任也不好擅自做主带你去库房看。 说着,两人来到库房前,文好古拿出钥匙打开房门:叶警官请,小心点,库房很少有人进来,到处是灰。 叶萧伸手在架子上摸了一下,果然积着厚厚的灰尘,他在架子间转着,突然发现江海鹤摔倒的地方异乎寻常的干净,又发现墙角有个吸尘器,不动声色地走到门外来打电手机:方新,你想办法立刻把文好古给我调开。 演员休息时间,萧瑟气乎乎地抽着烟,蓝月在旁边劝解。 萧瑟:冲我发什么脾气呀?我又不是主角。 蓝月:你要体谅导演,这是他第一次编导大戏,压力太大。 萧瑟:不是我说什么,剧本本来就有问题,故事不吸引人,光凭玩点花里胡哨的噱头有什么用?这种剧本我都编得出来。 蓝月点头附和:是啊,看来剧本是有些问题。 一工作人员站在门口:文所长,电话! 文好古:好的,我就来。转头对叶萧:对不起,我去去就来。 叶萧点头:没关系。 文好古前脚刚走,叶萧飞快地跑到洗尘器旁,拿出个塑料袋,打开洗尘器的储存布袋, 把里边的垃圾一起装进塑料袋。 叶萧把塑料袋递给方新:快,找找里面有什么宝贝。 方新:喂,一上午泡在考古站就弄怎么一袋垃圾回来。嘴上说着,手里却是极仔细 的把塑料袋里的尘絮翻了一遍,找出一小块玻璃碎片来。 叶萧一把拿过来:宝贝就是它。 方新凑过来:我来看看什么宝贝?钻石啊? 叶萧:赶紧拿去跟江海鹤的眼镜碎片对一下。 方新:你是怀疑江海鹤。 叶萧:对,他那天晚上进了库房,而鬼,就应该藏在库房里。 已经下班了,林子素仍在办公室清点着准备送展的古楼兰出土文物复制品。 众人还在争吵不休,林子素拿起酒瓶灌了几口,带头冲进了古墓。 许安多和林子素掀开彩色棺木的面板。 女尸脸上戴着金色面具,林子素用手抹去面具上的浮灰,面具闪出奕奕金光。 林子素放下手里的清单,走到保险柜旁,打开保险柜,突然感觉窗外有人影,连忙跑到窗边想往外看究竟。 文好古进来:还在忙啊。 林子素连忙回身:文所长,您坐,我呀,这是抓紧时间把这次送出去宣传的材料和展品准备好。报关的手续正在办。最近实在是事太多,太忙。说着,眼睛有些不安地望着还没关好的保险柜。 文好古叹了口气,恰好就在保险柜门前坐了下来:是啊,眼看国际研讨会的日期也越来越近了。哎,你的研究题目做得怎么样了。 林子素:算了,做办公室工作嘛,整天就是忙忙碌碌,恐怕这次。 文好古:哎,你可不要糊里糊涂啊,这次机会对我们所每个人都有可能一举成名。 林子素笑笑:让其他同志抓紧研究吧,谁叫我做办公室主任这个差使呢,这么多事务性的事总该有人做吧。 文好古有点感动:真是辛苦你了,哦,这次出去办展的事我不想去了,就全权委托你吧。 林子素:哎文所长,您怎么能不去呢? 文好古:所里事太多了,江海鹤撂下的那一摊子,我得抓紧把它作完啊。哎,这个江海鹤也是,偏偏这个时候出事。说完,摇摇头走了。 林子素立即去关保险柜。 文好古突然又推开了门:哦,那个金色面具的仿制品做好了吗? 林子素机械地点了点头。白碧云翻开江海鹤的笔记本,对着那幅奇特的女人画像发楞。白碧云幻觉,江海鹤在野外考古,水壶中的水已经喝完,嘴唇干裂,四处寻找水源。 突然,远处出现泉水,江海鹤奔向水边。 水里升起一个女鬼,充满诱惑地向江海鹤走来。一会是鬼脸,一会是美女的脸。 江海鹤惶恐地步步后退。 眼看走到江海鹤身边了,女鬼伸出手搭在江海鹤肩上。 江海鹤侧脸一看,搭在自己肩上的居然是一只骷髅的手爪,吓得转身就跑。 女鬼狞笑,追了上去。 白碧云幻觉,女鬼在走廊上追杀江海鹤。 江海鹤恐惧地四处奔逃,可每转向一个方向,都会发现女鬼就在面前,绝望地跑回办公 室,关上门死死顶住,一只白骨爪从门缝中伸了进来,江海鹤抄起手边的热水瓶浇上去,一声尖利的鬼叫,白骨爪吱吱冒着烟,断落。 江海鹤松了口气,靠在门上喘着气,又有两只白骨爪悄悄从背后伸向他的脖颈。 钟敲11点,白碧云从幻觉中清醒,拿出从江海鹤电脑上记下的网址,打开了电脑。输入密 码,进入了古墓丽影网站。 屏幕上又出现了那行熟悉的诗句:天空未留痕迹,鸟儿却已飞过。 白碧云迫不及待地打字:江海鹤,真的是你吗? 屏幕显示:需要证明吗?你我的胸口都有一颗痣。 白碧云下意识地捂住胸口,又立即打字:不管你是人是鬼,我要见你。 屏幕上显示出江海鹤的图象。 白碧云的泪水涌出了眼眶,她缓缓把嘴唇贴近屏幕吻江海鹤。 屏幕上江海鹤的形象突然消失了,出现了一行字:不,这不是《人鬼情未了》,那是电影,这是现实,你不可能再见到我,永远都不可能。 白碧云只好继续打字交流:你为什么要离开我,这不公平。 屏幕回答:不,这很公平,命运是最公平的,我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 白碧云有些急了:告诉我江海鹤,这一切都是为什么?还有,我在你留在办公室里的本子上发现了一个神秘的女人像,她究竟是谁?是不是凶手? 屏幕上出现一幅女人的图象:是她吗?她是一个和你有关的人,不过早已死了。 白碧云迷惑不解: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屏幕上女人的嘴里吐出两个字:诅咒。 字越来越大,直至充满整个屏幕。 白碧云惊恐地关了机。 胡周烦躁地关上电脑,在屋里转悠着,嘴里还入魔似地叨叨着:就这样把她杀了?不, 这还不够恐怖。也许,需要一种诡秘的仪式,把她逼到恐怖的顶点,然后再—— 敲门声突然响起。 胡周不耐烦地打开门:谁呀? 门外悄无人影,胡周疑惑地四下看了看,关上了门:真是见鬼了。 敲门声又响起,胡周恼怒地走到门口,刚要开门,突然停住了,想了想,把脸凑近门上的猫眼。 猫眼里,一只变形的女人眼睛正盯着他。

迷尸迷情小说TXT免费下载

相关小说

你懂的小说

最新小说

17